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(工具邦 技術提供)

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
(這裡只有摘要)
閱讀全文 ➜ 燒賣(三)


cat.JPG


說到底,燒賣也只是反應了我心中最原始的部分--我心中受傷的內在小孩,用盡力氣只是為了證明自己還能抓到一點別人對我的愛。


寒假到了,我把燒賣帶回家,當初家裡沒人同意我養貓,加上我家也不是個養寵物的家庭,一屋子的東西,每一樣都是會被貓破壞殆盡的東西--高處的瓶瓶罐罐,一整組的皮沙發。陽台欄杆沒有多鋪一層網子,貓失足就會掉下樓去。


怕燒賣一回家就抓爛沙發、怕他不小心從大門跑出去不見,我只能把燒賣關在我房間裡,然後在我看得見的時候,放他到客廳和其他地方走走。比起7坪的正方形小套房,30多坪的一層公寓變成燒賣探險的大樂園。


下學期開學前,我媽終於叫我把貓留在家裡,不要再帶回賃居的小套房,理由是「你每天出門燒賣都在哭,在這裡還有其他人可以輪流在家,在南部你不怕被你隔壁鄰居抗議?」加上貓在我房間關沒幾天,貓味就跑出來了,在小套房的狀況也差不多,我媽說這樣生活品質太差,還不如讓燒賣換個大點的地方住。


就這樣,燒賣從被撿到的民雄農會,一路搬遷到台北,在新的住處重新適應更大的房子。


我經常幾個月才回家一次的。農曆年後好幾個月,我第一次回家時,燒賣認不得我是誰,聽到我進門的時候,跑去餐桌底下的角落躲起來,亮晶晶的眼睛看了半天,才慢慢的從桌底走出來。


燒賣一走出來,換我認不得他是誰,因為燒賣胖了很多很多,加上虎斑的花紋,活生生的從一隻瘦貓變成一隻肥墩墩的小山豬。原來在家裡有足夠的空間可以跑、家裡也總是輪流有人在,加上我媽總是很樂於把孩子們養胖,才幾個月,燒賣胖胖壯壯的,幾乎可以用「驃肥」來形容。


我媽很疼燒賣的在他每一餐貓飼料上,都用指尖捏一撮碎掉的柴魚粉灑上,不知道是不是吃多了柴魚粉,那時候燒賣的毛皮金亮亮的,活脫脫就是一條光澤動人的豐厚皮草在地上跑。


燒賣就這樣在家裡好命的住了幾年,直到某一年我外婆過世,那時候媽媽每天忙進忙出,有一天開了大門沒注意,燒賣就走丟了。一走丟,就是3個月。


燒賣不見的時候我正好在考研究所,家裡沒人敢跟我講,怕影響我的考試心情,只是拼命的在社區裡一直找貓,可是不管怎麼找,就是找不到。直到我考上研究所之後,媽媽才讓我知道燒賣幾個月前不見了的事。


那天晚上,我夢見燒賣搖著他的大屁股走回家,後面跟著幾隻乳牛花色的黑白小貓,探頭探腦的一起走進來。我叫了他一聲「燒賣~」他懶洋洋的趴下來,連頭也沒回的「喵~」了一聲。


ps.燒賣打從心底覺得自己是不可被玩弄的王,有時候會對我們做出很不耐煩的表情,但這麼賤臉的,只有這張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T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