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(工具邦 技術提供)

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
(這裡只有摘要)


好像每年的傳統一樣(其實也才第2年),2009年的最後一天,我把拖了10年沒好好收尾的一段人際關係給收掉,2010年的最後一天,我去了一趟政大。


搭著捷運、換了公車,政大的學生們都還在上課。我從公車站牌對面的側門走進政大,沿著幾年沒來的校園,我開始找我2004年考碩士班入學考的考場。


那一年,我極度的想要考上政大的研究所,政大在我心中的地位,甚至超過了台大,是我心中的第一志願,夢想之星。然而,那一年的考試,我考得非常的不順利。


在「白頭宮女」一文裡,我曾經提過我的考試科目實力很不平均的事情。考試的第一科,就是我最拿手的文學史,一翻開考卷,我卻手抖到寫不了一個字,不是因為我不會寫,是因為我無法控制自己的緊張跟壓力。


考試兩天,我等於是邊哭邊考,考完就去教室外面哭,哭完又進去考。哭不是因為後悔,而是無法克制的恐懼,無邊的席捲過來。心中的惶惑不安,讓我頭痛欲裂的完成考試。


回家之後心情還是很糟,但當時家人也無從理解我的壓力,我媽看不下我懊喪不已的模樣,開口就大罵「你在這裡哭有什麼用啊!考都考完了!一點抗壓性也沒有!我看你上政大也是讀不下去,不如不上!」


其實不是沒抗壓性,而是當時的壓力真的爆錶了。放榜之後沒上政大,上了其他國立大學,我說我想重考,我爸說我真是不惜福不知恩,彷彿看到一個考上附中,吵著要重考明年念建中的小孩一樣。


碩一念到下學期,偶然看見學弟妹的MSN狀態,發現又到了政大考試的日子。明明已經事隔一年,我也已經順利成為研究生,可是2004年考試的恐懼和無力,卻在我身上復活起來。


我坐在研究室的桌子前面,卻像坐在政大的考試座位裡,腦筋一片空白,發著抖,胸口裡空空的,使不上力。


再後來,時間過得很快,碩士班的事情很多,作業一份接著一份寫、論文一學期一學期的發,不知不覺也就完成畢業口考。原以為我順利拿到碩士學位,現在的生活也還算是充實忙碌,入學考的事,就這樣過去了。


直到上週KickBoxing的教練資格培訓課,我在課堂的驗收中,進行主運動示範時,壓力大到不能呼吸,頭痛不已,精神也完全不能集中,最後被心裡的恐懼淹沒,我停下腳步,蹲下來抱著頭,哭了。


一邊哭,一邊反覆的說著:「我好害怕、我好害怕……」


全部同學老師都傻眼,那個當下,我好像知道自己害怕些什麼,又不太確定。課結束之後,我搭著高鐵回家,在高鐵上我才想起來,這個害怕的感覺,就和我2004年考政大的感覺一模一樣。


2004年所經驗的壓力及恐懼,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了深深的斫傷,時間並沒有撫平一切,相反的,那一片倒塌傾圮的廢墟,一直靜靜的窩在我心裡,等我收拾。我忽視了它很久,直到我再次經驗了十分類似的恐懼頻率--


我最害怕「我在意的事得不到他人的認同」。


全部的人都看見了我多麼努力的想考上政大,如果我沒有表現得很好、政大不錄取我,我會很生氣;全部的人都知道我練習格鬥有氧花了多少氣力,如果我沒有表現得很好、沒有考上執照,我也會很生氣。我會氣別人、也氣自己,我會又生氣又害怕的哭個不停。


我想,一年的最後一天,會發現這件事,表示我一定要好好的把這些東西收拾起來。去政大不比給前男友打一通電話,還好12/31原有的行程恰巧取消了,我得了一天空閒,就去政大,去看看我2004年的考場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T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