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(工具邦 技術提供)

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
(這裡只有摘要)


2014是充滿流動與突破的一年,從In Sha Allah開始,生命出現了流動的跡象。


剛上大學的時候,我曾經很想要擁有一本書:《藏地牛皮書》。那本書在網路書店上的簡介,非常的吸引我:


本書除了配有作者於行走途中拍攝的實地圖片外,還穿插了大量根據作者沿途繪製的草圖,整理完成的手繪地圖,地圖中可以找到偏遠小鎮某街肆上的餐飲、住宿、網吧、甚至便捷的小道和廁所,這一切只有在行走中,才能切實體會其中豐富的細節和信息,它他們不會令你迷失方向。


作者的簡介,也讓我對自助旅行充滿了幻想:


作者「一直」,曾到過許多中國農村,睡過各種各樣的坑和床,並且堅持認為這才是旅行的歸宿。他是一名藝術工作者,「一直」是他的筆名,意思是「一直走」。他的人生就是「一直走」,他的旅行觀念就是「走」,而他的e-mail也是:一直走「yizhizaizou」。


然而,我也允許自己被說服、停留在安全的生活裡很多年,一直嚮往,一直沒出發。當年很想買下這本書,最後被「不要浪費錢,你又不會去西藏」說服,就忘記了這本書。等我再想起這本書時,已經是2014年5月,《藏地牛皮書》都絕版到天邊去了。


感謝拍賣網,我意外的買到了兩種封面版本的《藏地牛皮書》。內容一樣,只是書封、書脊顏色不同。分了一本給男友之後沒多久,他還真的去了西藏轉山跟朝聖!媽呀!這書一定有什麼魔力……


10167937_10202018939179415_3316467335630287318_n.jpg



而我則在同年7月,沒有理由的下定決心訂了2015年4月中旬的單程機票,決心一個人去走朝聖之路。朝聖之路徒步橫跨北西班牙,若是抵達世界的盡頭Fisterra,大約總長將近800公里。


被作者「一直」的「一直走」旅行概念說服了嗎?我不知道,或許更早以前我就已經被說服,只是放著很久沒有想起來。


訂單趟飛往戴高樂機場的機票時,我並不知道自己會從哪裡回來,也不知道自己何時會回來。一直到2015年2月,才大約可以預估6月初自西班牙返台。


兩張機票中間的行程,一片空白。每天看自己的腳力能走到哪裡,就停留在哪個村落的庇護所,睡教堂,所以住處也沒法預定。


朋友提醒我:「這種行程,你只能跟神合作。」


是啊!


決定要去之後,我才發現我有很多恐懼,沒確定要去之前,這些都不會出現。2014年底一度害怕到想要退掉機票,我覺得我沒辦法單獨應付這一切。


掙扎了一兩個月,最後我想:「我寧願在有選擇的時候,主動選擇面對恐懼、穿越恐懼;而不是等哪一天恐懼襲來,我卻因為從來沒有練習過,而毫無選擇權的被恐懼整個吞掉。


***


這一年發生很多把我生命中某些僵硬的部份擊毀,但也因此有了重新再流動的機會的事件。那些不夠柔軟、無法敞開的部份,幾乎是沒個消停的被挑戰了一年。最後幾個月最忙,10月開始到農曆年底,差不多天天有挑戰,日日有驚喜;回頭再看自己的日記,跟讀連載一樣的高潮迭起。


314849_3548660159556_58675184_n.jpg



2014年12月最後一週,張貓因為心肌炎併發敗血症,送醫之後幾個小時就返回天家。最後我和張貓在動物醫院的時候,其他人怎麼樣都趕不過來。醫生的每個問題都要馬上決定,馬上回答,一個人面對那個過程,真的不是很好受。


「心跳停了,要打強心針嗎?」
「呼吸停了,要插管嗎?」
「他心跳又變弱了,還要等你媽來嗎?」
「要拔管嗎?還是要接呼吸器?」
「要團體火化,還是單獨火化?…」


或許這就是天注定。天注定我媽來的時候,貓咪的呼吸管也拔了,手上的軟針也拆了,乾淨放鬆、柔軟溫暖的躺在毯子上,像睡著一樣的走了。天注定只有我一個人要面對每個選擇。


張貓剛回天上的時候,我自責了好一陣子,平常跟別人說「一切都是最好的時間點」,到自己身上都沒用。也覺得他的離開是強力的擊打,打碎我的天真與自大,我對朋友說:


「我想帶著被張貓的離開給敲裂的心,繼續往前走,因為還有不柔軟的地方,所以才會裂開。朋友送給我的蜂蠟蠟燭,我始終捨不得點起來,張貓離開的那夜,我點起來送給他,希望那些甜蜜跟滋養陪著他去天上,也能成為從我心中裂開的地方,流出來,送給這個世界的禮物。」


朋友回信告訴我:
「別傷心
張貓沒有遺憾
你也不要有罪惡感
傷口是假的
是小我用來騙你的
張貓只是比我們早點兒醒
有天
我們也都會醒
然後我們會知道
一切都是早有安排
張貓會再走過來磨蹭你
商量下一次要用甚麼方式相遇」


痛苦會帶來出離的決心,也很慶幸張貓來時,是因為20來歲的我想要有貓陪伴,所以撿了他回來;張貓走的最後一刻,也是我陪他最後的幾個鐘頭。比起讓我人在健行途中,張貓才返回天上,至少我現在能比較安心的背著行李上路。


我媽是照顧張貓最多的人,最愛護張貓,張貓走了,她罪惡感跟自責超多。農曆年帶我媽去京都自由行散心,拍了些照片回來,我很喜歡其中兩張陽光照穿樹枝的照片,那讓我記得「慧日破諸闇」。


KYOTO (8).jpg


KYOTO (14).JPG



慧日是看見,諸闇即是無明,願意看見,那些無知處才有被處理的機會……


登機出發前,我在我媽穿的深色衣服上撿到一根貓毛,仔細一看花色,是張貓的毛。我媽隨即把貓毛黏回自己衣服上,然後說:「好好好……張貓跟阿嬤去日本玩,阿嬤帶張貓去日本玩。」


行程結束之後,我對我媽說:「如果來世張貓還要當貓的話,希望他可以來日本當寵物貓。日本根本就是充滿了他最愛的兩樣東西的國度--暖氣,跟柴魚。」


***


我對這段健行抱持著開放的心情,走完再回來,也許會有改變,也許不會。我不知道結果會怎樣,但無論怎樣我都接受。


出發前的個案時間,以及能排工作坊的週日,大約在10天前就已經全部都滿了。我也不打算現在就把工作坊或個案預先排到6月,所以這兩項服務目前已經暫時都不接受預約,等我6月回來再繼續。


能預先排出來的只有光的課程跟瑜伽課,有興趣的朋友也歡迎你們報名,6月回來我就會繼續教下去。課程與個案的動態更新,會更新在我的專頁上。


《光的課程》初階第二級次,2015/03/30週一晚間班、2015/04/15週三下午班開課。
《光的課程》行星第一級次,2015/06/10,週三晚間班開課。
《光的課程》行星第二級次,2015/06/12,週五晚間班開課。
Teen's Yoga-週二新班(2015/06/23)招生中。


報告完畢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T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