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(工具邦 技術提供)

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
(這裡只有摘要)


在各種心裡治療理論中,Perls所發展出來的完形治療(Gestalt therapy)中,提到了一種造成人們無法真正成長為一個健康的人的心理狀態--內攝(introjection):


內攝(introjection)指不加思索,未加以消化使之適合自己,就接受他人的信念及標準。這些內攝的材料,尚未經分析及重組,故與我們並不相容。進行內攝時,我們是被動的吞入環境所提供的東西,而不花時間弄清楚什麼才是我們想要及需要的。


我們若是一直停留在這個階段,則能量便會用在不斷吞取外界事物上、深信權威者對自己最瞭解,他會幫我們做最好的安排,因此不敢自己拿定主意、做安排。
」--《Theory and Practice of Counseling and Psychotherapy, 8e》, Gerald Corey.


我覺得內攝的關鍵字是「吞」。


吞的時候,沒有嚼、沒有嚐到滋味、吞下去也不太消化,亂吞之後,就要承受肚子痛的苦果。然而,吃東西時的細嚼慢嚥,人人都能注意到,內攝卻是一種腦袋的亂吞,而且腦袋還不會拉肚子,於是一直卡在內攝階段的結果,就是整個人生跟便秘一樣難過。


我已經習修光的課程一段時間,觀察之後,我發現自己是個「遇紫則發」的體質,每次只要到了代表至善意願的紫色之光,不是頭痛就是生活大爆炸,再不然就是生活一直撞牆、或者某些舊信念整個硬生生的被剝下來。好巧不巧,這半個月正好兩個重修的級次,都走到至善意願之光,我簡直頭快爆炸。


我一直以為那是因為自己實在沒什麼至善意願,我人很不善之類的,所以紫色之光來,都被沖得東倒西歪。直到Nancy老師在紫色之光時悉心叮嚀:「紫色之光除了至善意願之外,也有開心喜悅的能量」,我才發現我不是個「非善類」。


光的課程中,每個光的排列順序是有其道理的,至善意願之光的前一個光,是創造之光。當我們遵循較高自我的意願、並且善用創造之光帶來的創造力時,開心喜悅便會成為我們自然而然的狀態。透過至善意願的導引,中性的創造能量由較高自我來指揮方向,才能創造出開心喜悅,而非創造出災難


我某一次跟一個很能勉強自己、很能自苦朋友聊天,鼓勵他「去作你自己會開心的事情」時,他問我:「那如果我覺得爛在家裡當尼特族很開心,那我也可以這樣做嗎?對現在的我來說,幹掉主管是我最開心的事情,那我也可以那樣做嗎?」


在我們意識還比較混沌的時候,我們會做一些放肆或者帶來許多後遺症的事情,然後以為那叫做「做自己」。事實上,我認為沒有好好花時間認識自己的人,做什麼都不夠格被稱為「做自己」在完全得到做自己的自由之前、正走在「全然自由做自己」的路上時,走這條「做自己」的路,是辛苦的


「做自己」之前,,我認為精準的定義「自己」究竟是哪個自己,是最重要的。一個人有很多層面的自己,有遵循父母期待的自己、有為了在職場上好好生存下去而出現的某個自己、有靈修時充滿光與愛面貌的自己……


如果把內攝的觀念一起加進來的話,從小到大,我們不知道吞了多少莫名其妙的他人信念及標準,那些信念跟標準很可能是不適合我們,或者根本就不適合這個時代了;但某一部份的自己,會遵循這些規則,並且創造出某一種面貌的自己。


這些都是較低層次的自我,活出這些,也只是較低層次的「做自己。」然而,我認為真正的做自己是「將自己內在最高善的潛能,全部發揮出來,做最高善的自己」,這才是真正的做自己


於是憑著一時爽快買超過自己負擔的東西,不叫「做自己」;憑著一時憤怒就發脾氣,不叫「做自己」;逃避或拋棄所有不想做的事情,不叫「做自己」;任性的為了自己的慾望而傷害別人,不叫「做自己」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T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