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(工具邦 技術提供)

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
(這裡只有摘要)
閱讀全文 ➜ 愛,先行於一切。


廣東俗話說「不做中,不作保,不作媒人三代好」是有道理的。還在唸書的時代,因為不諳世事,我差不多是幫一個朋友做了類似保人的角色,事後才知道對方一開始就打算陷我於動彈不得之後,一走了之。


後來我果然為了當時答應下來幫助對方的關係,整整有好幾年的時間一堆麻煩事在我生活中「拖屎連」,耗掉的時間、金錢、精力不知道多少。


有一段時間我心裡是很煎熬的,那段時間我「既痛恨對方無情奸詐,又痛恨自己愚蠢」,心情不是在這兩端擺盪,就是乾脆兩種一起抓著不放。


以前我認識一個朋友,典型的永遠覺得自己不會錯,生活中所有的不如意,一定都是別人害的。我後來想到這些往事,都覺得如果換成是這個朋友遇到我的這件事,搞不好痛苦指數還不會那麼高,因為他會篤信「肯定是對方無情奸詐」,絕對堅持自己是善良又正義才會遭構陷(當然這也是一種受害者心態,但岔開太遠就不說了)。


普通人一次背一個情緒背包就夠重了,我會一次抓兩個來背。無法原諒對方,也無法容忍自己。


我那時候經常腦內自己打架,打架的兩個理由是「到底是對方壞,還是我蠢?」然後默默的在心中複習一次那些痛苦的往事,最後還是分不出哪個是正確的答案。


再後來,漸漸事過境遷,加上多方接觸內在靈性成長的資訊之後,我才能諒解,當初的兩個答案都是對的,也都是錯的。


※※※


從比較淺層的新時代觀點來說,總有人告訴我「人生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起100%的責任」、「一切都是你自己造成的」,這些原則沒有錯,截至目前為止,我也依然遵循著這些原則。


然而以前的我還很呆,會因為接納了這樣的理由,而更加堅定的覺得「那一定是我蠢,活該被騙」。結果就是現實生活中被坑之外,自己還拿這些大道理跟插刀一樣往自己身上插。


事實上,靈魂是選擇透過某些也許痛苦悲傷、或窘迫煎熬的環境或事件,為的是習得某些對我們的靈魂來說,非常重要的品質。重點是找出事件背後、我們的靈魂企圖透過這些事件,理解並實踐哪些較高靈魂品質,而不是把「你活該」美化成「人生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起100%的責任/一切都是你自己造成的」。


窘迫而痛苦的事情發生時,能夠有意識的發現自己在這後面需要學會的課題,往往能加速整個事件的通過及結束。「人生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起100%的責任」、「一切都是你自己造成的」一語,該是用來讓聽者覺悟到自己有改變一切的力量,而不是當頭一盆冷水,讓聽者在求助時又受到「你自己活該」似的二次傷害。


※※※


回到我自己的事情上來,就在這件事情發展到尾端的那段時間,我發現在整件事情中,我要習得的課題是「無條件的愛」。對對方有無條件的愛、對自己有無條件的愛,對於我們每個人在其間的選擇,有無條件的愛。


於是我能寬恕對方當時利用了我,也能寬恕自己當時無知就答應幫對方擔了這些。在較低意識的層次上,他真的很壞,而我真的很蠢;但愛一個我們無法原諒的,也正是這之中最重要的課題。


老子在《道德經》的第二章當中提到:


「天下皆知美之為美,斯惡已。皆知善之為善,斯不善已。故有無相生,難易相成,長短相形,高下相傾……」


硬要在兩者之間判別出來誰對誰錯、找一個比較正確的,真的選不出來--我們怎麼可能在兩個有限而且一樣高度的選項中,找到那個較高的、涵容一切的答案呢?況且很有可能兩個選項都是錯的,我們如何在兩個錯誤的選項中間,決定誰是正確的?


每一個價值判斷,都會使我們不知不覺的受制於有限的形式世界,最終必然導向「執著」,於是,放下批判心、分別心,也就能放下我執。


但放下批判心和分別心,不是叫我們從此可以不分是非、殺人放火。放下批判心和分別心的基礎是「無條件的愛」,基於愛,我們能放下對於「斷言誰對誰錯/找到一個正確答案」的執著。重點不是我們做了什麼,而是我們怎麼去做。


我終於在最近想起這件往事時,一點也不生氣,一點也不需要說服自己「那我從這件事情中得到了什麼好事」(註一)。這樁回憶從我上次教擴大療癒之前,就開始發酵,並以不同形式、相同本質的方式爆炸,教完工作坊之後,餘燼還延燒了一段時間。能夠醒悟過來,多虧了教課前後,內在那些跟無條件的愛無法相應的東西,全被特化出來;加上擴大療癒能量的厚度夠,支撐著我終於找到答案。


※※※


註一。
我曾經需要一直告訴自己「那我在這幾年為他作保的過程中,我得到了什麼樣的成長/回饋/正向的改變」,但後來我發現那是我的過渡期。重點不是我想了些啥,而是我怎麼去想--現在的我,不需要這張好事清單,也不會憤怒跟恨自己/恨對方了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T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