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(工具邦 技術提供)

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
(這裡只有摘要)


人的命運分為宿命跟造命的話,最初踏入靈修時,我比較常接觸的是造命的部分。我對「造命」的理解是「我們能作些什麼,來改變自己的命運」。這部分我得出來的結論是得靠「養氣」;占星,是我第一次學習關於宿命的部分。


對於宿命,我的理解是「看著命盤,我們可以試著瞭解你是一顆有哪些潛力的種子」。換言之,如果我們這一生的潛力是成為一株蘋果樹,偏偏掉進了一個期待我們成為牡丹花的家庭裡,那麼早點發現自己長成蘋果樹,比長成牡丹花要來得順利、自在、也開心得多的話,可以省掉很多不必要的麻煩。


另外,很多我們習焉不察的東西,也可以在自己的命盤裡找到一些未完的蛛絲馬跡。


就在行星的部分上到凱龍星(註一)的時候,老師看了看我的星盤,問我:「你以前曾經因為外表的美醜而受過創傷嗎?」我呆了一下,說:「我覺得中華民國開國以來最大的德政是--換發新版身份證。因為我的舊身份證上用的是國中的照片,拿出來都會被笑。」


國中的時候我真的是醜小鴨……念國中時,訓導主任總是拖著斷掉的木棍在走廊上巡視,隨時就在大庭廣眾之下痛揍學生。怕丟臉也怕處罰的我,非常遵守校規的把頭髮剪到耳上3公分,偏偏我又有一點點的自然捲,所以中分又沒有流海、還蓬蓬的短頭髮,加上全口牙齒矯正和滿臉的痘痘,跟大的要命的眼鏡,還真的是其貌不揚到極點。班上的美女同學從來不跟我講話,正眼看到我的時候,經常是很譏笑的眼光。


好不容易拆了牙套,臉上的痘痘從13歲一直長到21歲了,才因為我自己學著保養皮膚,而逐漸從我的臉上撤退。擺脫了多年爛臉之後(嗯,不誇張,以前真的長痘痘長到皮膚都凹凸不平,有一段時間臉頰甚至是歪一邊的),就因為準備考研究所而變胖,然後變胖就又被笑……


我記得當我的皮膚變得平滑之後,只要長出一顆痘痘,我就覺得好焦慮,我曾在日記上寫著「漂亮真好,每天照鏡子都好喜歡鏡子裡的自己,我再也不要變回原本的爛皮膚」;我也記得變瘦之後,我不停的被稱讚,除了稱讚外型,也被稱讚「你好有減肥的毅力喔」!但我那時候病態的減肥方法,從此搞壞了我的消化系統。已經6、7年了,到現在我的消化系統都還不是非常的強壯。


日劇大和拜金女裡的菜菜子,帶走家裡所有的錢,換掉不合身的制服、把黑框大眼鏡換成隱形眼鏡、剪了個漂亮的髮型,原本土氣的鄉下土姑娘變得自信昂然,在街頭上慢慢的走著,我完全可以體會那感受。


兩堂占星課之間隔了一週,中間那一週我一有空,就一直在家裡睡覺,都沒有去做瑜珈的自我練習,接近週末時,我憂心忡忡的跟其他同事說:「欸,我這禮拜都沒運動耶,我覺得我變胖了。」對方一臉驚訝的說:「睡覺又沒在吃,不會變胖吧!」


我回家後,半信半疑的套了一件之前覺得很緊的牛仔褲……很意外的,隨便一拉就拉上來,還輕鬆的就把之前扣不上的褲頭給扣上了。我根本就比之前還瘦,但我只要一兩天不運動,我就開始怕自己變胖,這種心態跟整形狂可能也相去不遠。


當我說出後面這件事情的時候,忽然間我覺得全班好像有志一同的發現了什麼事情,只有我腦袋還沒轉過來。老師微笑著對我說:「記得練習寬恕那些曾經嘲笑過你的外表的人,並且接納自己的身體。」


回家之後我又想了一下,才發現雖然我不太會打扮,也缺乏美感細胞,但我真的很怕變胖跟長痘痘。也許這兩項曾經是我被譏笑過的部分,所以我想要一直擁有好皮膚,跟好身材,來確認我不會再被嫌棄。


現在想起過去曾經被欺負過的事情,也不知道那感覺叫做釋然呢,還是什麼別的。我不能完全確定我已經100%好了,畢竟人的心靈真的沒有什麼絕對可言。但至少想起那些往事時,我並不覺得痛苦,也不覺得生氣,也沒有什麼濃烈的「感恩那些事情的發生」之類的情緒,就是一種平靜無波(註二)。


我之前的程度可能就到這裡,所以我也以為我已經擺脫了曾經受過的傷。然而,傷痛跟療癒一樣有層次,在更深層的部分,凱龍星象徵的靈魂創傷,依然在我的靈魂底層騷動著,要我持續的、對自己愈來愈嚴格的要求我的外型,特別是身材。


我愛我的身體,但是是有條件的愛。一旦身材變形,我就開始憂慮、擔心,並且急著把身材恢復到我覺得值得被愛的標準。到底為什麼,我們要用如此嚴苛的標準、如此節制的態度來對待自己?隱微的,我終究認為我沒有好看的身材,我就得不到他人的愛跟讚美,可是一直把被認同跟被讚美的期望放在他人身上,這真的是個永無止境的長跑。不但永無止境,還跑錯方向,跑死了也到不了終點


別人的態度不是我們能控制的,我就算有Kate Moss的身材,還是會有人選擇不稱讚我跟不愛我,屆時,我所認定的邏輯(我漂亮,所以我可以不被傷害,還可以被喜歡跟被稱讚)將整個崩潰傾倒,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經歷「我就是不懂!到底為什麼他不喜歡我!到底為什麼我會受傷!到底憑什麼他可以這樣對待我!」的狀態。


我們的冰箱裡如果沒有味噌,就是不能煮味噌湯;我們的生命態度裡如果缺了「把愛自己的責任一肩挑起」的決心,就只能讓自己活在沒有愛的情境裡


當我們總是給自己「有條件的愛」時,就把自己的氣場養成了「我只能接受有條件的愛,我無法給予自己無條件的愛」,我們總是如此嚴苛的對待自己、如此節制的對待自己,我們又怎能讓自己接受無條件的愛?又怎麼能迎來整個宇宙沛然的豐盛與喜悅?


不要跟我說「請上師/指導靈/天使/高靈祈求愛、祈求豐盛就好了」,事實上我們不求,他們也一直無條件的給我們這些。得不到,是因為跟宇宙下了訂單,宇宙送貨來,我們沒把家門口前面的大馬路給鋪平,所以這些才一直進不來。


註一:凱龍星稱為「靈魂的創傷」,但同時也是一個很美好的療癒星。


註二:田安琪老師曾在〈誰有資格出來教導靈性課程?〉一文中,如此分享她的觀察:「事實上,許多靈魂歷練有成之人,呈現的是自然放鬆的狀態,不會是光燦逼人、禪味濃烈的情況。」


我認為這個論點延續出來,當我們對一件事情/一段回憶真正放手並且療癒完成時,呈現的應該也是自然放鬆的狀態,不會是高聲疾呼「感謝那些傷害我的人帶給我成長/帶給我心靈的高度/我感恩那些背叛者/我感謝我們在靈魂的次元裡,他們就是約好要傷害我」,受害者心態在這些言詞中,不言自明。


後記:


我有一天跟我弟聊起這些胖啊醜啊的往事,我弟聽著聽著,忽然很囧的問我:「……你以前胖過嗎?」我才想起來,我弟曾經胖到100多公斤,學校2XL號的制服都穿不下,還秤壞過一台體重計(他秤完,指針就無法準確歸零了),他現在好不容易才瘦到80幾公斤啊!


我弟接著說:「對我來說,妳的煩惱根本不構成問題,妳趕快放下這個煩惱吧!」然後就不理我了。


我想,我們的煩惱在某些人眼裡,其實也都不成煩惱吧……

    全站熱搜

    T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