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(工具邦 技術提供)

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
(這裡只有摘要)


317193_2070599128954_1364136255_1774844_892315116_n.jpg


主圖是被Lach做SRT之前抽到的牌。


日前去了新竹一趟,當了Lach的SRT實習對象。雖然我自己會做,需要的時候我也幫自己做SRT,但是自己看自己總是會有盲點,這時候,一個眼光夠銳利、傳遞夠直接,又願意提點的朋友,就是非常重要的互助力量。


Lach做SRT的地點很棒,有很大的沙發跟靠枕可以躺著,開始之前我們一邊閒聊,Lach一邊洗牌,閒聊告一段落之後,我們就先抽了兩張一組的OH卡(主圖下排)。


通常我開始一節個案之前,會跟對方一起討論一下想解決的問題,但Lach那天完全沒問我想做些什麼,直接以抽牌開始,抽出第一張名為「父親」的牌的時候,我就知道今天會是個大清理了……


因為啊……叫我用大腦想,我是絕對不會想要處理跟父親之間的事情的,OH卡很乾脆的繞過我的大腦,直接把潛意識中亟欲想清理的課題拉出來,讓我不得不去面對我和父親之間的糾結。


父親.jpg


Lach要我先說說看自己對這幾張牌的解讀,我看著牌,心裡慌慌的(原來這就是被做個案的感覺!),牌面顯露出某些我一直試著當作沒這回事的資訊,但是事情都到面前來了,我抱著早死早超生的心情,試著自己解牌:


「首先是父親這張牌,大人緊緊的抓著小孩的雙肩,展現了很強大的控制力量,可是你看那個小孩,雙手藏在背後,不知道藏了什麼東西,那個小孩心裡想的是『哼,不管你再怎麼能控制我,我就是有一小片地方,你不知道我在幹嘛、你進不來、我也不要讓你看到』。


可是這是一種幼稚而軟弱的反抗,他雖然真的建立了一塊不被控制的小小空間,但是這個小孩並沒有真正逃離大人的掌握,隨著想要反抗控制的力量出現,大人展現出的是更多的控制跟心慌。」


然後我看了下牌中間和右邊的「習慣」跟「奇妙」兩張牌,看了半天……我解不出來。只能吶吶的:


「呃……這兩張我真的不知道是什麼意思,最後一張奇妙還有一個超人,我想……大概是我一直希望自己能當個超人之類的吧……(一整個很不確定)。」


但Lach似乎滿意的很,又要我解上排的三張開悟卡。


開悟卡.jpg


自從TriCard停刊之後,我也很久沒練習解牌,唯一抽牌的機會,大概是有事情想快速的問問天使,或者在一天的開始幫自己抽一張牌的時刻,相較於下排的OH卡,開悟卡其實也沒有比較好解:


「第一張的『恐懼/受害者』,讓我想起來我在幾年前,真的覺得自己是父親控制權之下的受害者。我覺得自己前面的人生毫無選擇的唸我爸喜歡的科系、拼命逼迫自己去完成我爸的願望,都是被有意引導跟教育的結果,這讓我覺得很憤怒。


可是憤怒之下,我想我還是很害怕自己得不到父親的愛,所以才會一直做那些要讓父親滿意的事情。父親的控制權看起來像大怪物,但是本體其實只是一隻小貓。


中間那張牌文字是『真理/療癒』,光看圖的話,我想,我跟父親之間的關係,也直接的影響到我跟異性建立交往關係的方式。我也會很渴望得到對方的愛,因此不知不覺的一直強迫自己要讓對方滿足、討對方的歡心。


我對於關係或愛並不是真的懂了,除非我能理解愛的真理,我才能夠療癒自己。否則,我也只不過是在每一段親密關係裡,重複著和父親的相處模式。


最後一張是『高層心靈/恩典』,呃,我想……如果我這一生想要活出自己的Divine Self、或者說在地球上實踐我的較高自我的意願的話,我可能要先把這個關卡渡過吧……」


Lach連連稱讚我解牌解得很好,然後開始為我補充我解不出來的部分:


補充.jpg


「妳對於愛的渴求,在妳父親身上得不到,所以妳開始往其他人身上討愛。妳看中間這張牌,妳多希望台下的人都看著妳,都把他們的注意力和目光投在妳身上,那是認同,不是愛,妳卻把那些當成愛的替代品。


至於能拯救這個世界的超人,也只不過是你討愛的另一種方式。」


我笑出來說:「就像一個小孩拼命的又跳又叫,希望大家注意到他,他就會覺得大家都很愛他,對吧?」


Lach說:「沒錯,這就是我們今天個案進行的主題。」


老實說我出發前根本想不出來自己要做什麼,總覺得好像什麼課題,我都可以自己清理啊!生活雖無大富貴大好運,不過想要的也都得到了,許多事情也按照計畫進行著,前進的方向之前也確認過,似乎一切都很好。


看來高我真是一點也不這麼想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T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