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(工具邦 技術提供)

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
(這裡只有摘要)


偶然看書的時候,看到了這段話--


一個單純的存在,沒有做事情,是會被人判斷為不上進、沒有用的。好像要成為一個成功有價值的人,必須一直運用陽性/男性的能量,一直需要在光裡面,一直需要動,一直需要做,不能有黑暗,不能有負面的感覺,不可以停滯不前。


我發現用這個陽剛的社會觀來衡量我自己,來推動我自己,讓我覺得活得好累……我花了一段時間,什麼都不做,刻意讓自己離開社會的軌道,讓自己慢下來,看看會發生什麼事。


我遇到的是,『動』底下的孤單,『努力』底下的不安全感,『討愛』底下的空虛,『與很多人歡樂』底下的寂寞與悲哀。就像兩條河流,一條浮在表面上,水很多、快速的、不斷的在衝;而底下則是另外一條,慢慢的、濃稠而黑黑的河流,這個底下的河流是我在一般忙碌生活裡感受不到的。


……我願意花時間繼續待在底下的這條河流裡,我發現……黑黑的河流中包含著好多礦物質,每個礦物都是智慧、力量、開發柔軟心的成分。
--Tara Ann Lee」


我們都在以陽性能量為主的世界裡,玩它的遊戲規則,玩到迷失了自我。為了玩好這個遊戲、玩到贏,我們把和這個社會期待的原則完全相反的黑暗面,深深的藏起來。


但我後來發現,白色的光之所以能夠成為白色的光,是因為白色的光裡面有著所有的光。如果白色的光對藍色或綠色的光說:「你們不夠光明、不夠純潔,我不要你們兩個加入我」的話,白色的光就無法成為白色的光。


光之所以能成為光,是因為有黑暗;光之所以能成為光,是因為承認了有黑暗的存在,並且接納黑暗的存在。


我們之所以能夠有完整的生命力,並且好好的跟這個世界相處,是因為我們能接納自己的全部,就像白光不拒絕其他的光一樣。唯有我們不拒絕自己的黑暗,或者隱藏的部分,我們才能散發出更多的生命力。


也在我對自己說了「我愛我自己一切的光明與黑暗」之後,我的黑暗面才給了我愛她的機會。我那時候以為我已經看見我的黑暗面、接納我的黑暗面,現在看起來,當時根本連邊也沒摸到。


我仍然感謝極度追求光明的那段時間,那段時間我為了隱藏自己益發扭曲的黑暗面,發展出了不可思議的力量;我也感謝每一個陪伴我追著光、或迎向黑暗的伙伴,因為有這段過程,我終於試著讓那些我覺得不光明的部分,踏上了安頓之路的起點。


我感謝每一次的愛與傷害,那些傷痛和想要責怪他人的時刻,最後都會被寬恕。當我們夠瞭解一個人的時候,我們不可能不原諒、不可能不寬恕,因為我們會發現,人,其實無法做出什麼真正不可原諒的事。




。後記。


還有幾張有趣的照片--


KTKH-N (18).jpg


這螃蟹,你們不覺得超像android機器人的嗎?


android.jpg

    全站熱搜

    T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