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(工具邦 技術提供)

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
(這裡只有摘要)


可是現在說起這些的時候,我既無愛,也無恨,因為我後來發現一件事情--


「每個人都在扮演加害者的同時,也扮演了被害者的角色。」


如果一個人在成長的過程中,不曾被欺騙的話,那他自然不會欺騙別人,他甚至辨認不出什麼叫做「欺騙」;一個人如果沒有被尖酸刻薄的挖苦消遣過,他也就不會用那樣的方式對待別人,因為他無法理解這樣的表達方式為什麼需要存在。


每一個人會用什麼樣的方式對待別人,那是因為他一定曾經那樣被對待過


於是,我相信我曾經在某些人面前,我是委曲求全的、我是渴望被認同的、我是盡力拼命要滿足他們每一個大小要求的。但我也相信,我一定也讓某些人渴望和我建立某種程度的人際連結,渴望到他們願意滿足我每個大小要求、願意在我身邊委曲求全、願意拼命的博得我的認同。


就在我不被公平對待的同時,我也不公平的對待著別人;就在我被某些認同勒索的同時,我也在用認同勒索著別人。當我因為某些舊有的信念受苦時,我身邊的人其實也因為他們的信念而受苦。


加害或者被害,這兩者之間其實沒有界線,也幾乎都會同時出現在同一個人身上


我以前總是會遇到這樣的人出現在我的生活中:凹我的人、佔我便宜的人,或者強詞奪理的人。其實我以前很不懂得該怎麼面對這樣子的人,我的家庭教育只告訴我:「不要理他們,讀你的書就好了」。但很多事情並沒有因為我一直讀書而解決。


直到後來,我發現我只要把我被凹走的,再從其他地方凹回來,心境上就能平復;我發現我被佔了便宜,我就會去其他地方佔人便宜;我開始懂得先聲奪人,先吵架、先大聲、先告狀就先贏。有一段時間,我就在兩個不一樣的身份之間轉來轉去,好像永遠找不到一個平衡點一樣。


我曾經有過被背叛的憤怒,我也對於傷害別人的自己感到羞於承認。我拋棄了很多我不想要的記憶,我扔了許多曾經很有紀念意義的東西。


可是這真的沒什麼好怪別人的,我的個性如此、我相信的信念如此,我給自己養了這樣一個氣出來,於是我就一個人住在裡頭。會進來跟我攪和的,也就是差不多等級的人。


再回顧這些過去,真的不是全部都很開心的回憶,可是我在這又被剝了一層皮的過程中,重新的領悟到一件很久以前就知道的事情--


生活中如果有一個領域充滿了困難,永遠都要看自己。這裡說的「看」,不是叫我們檢討或譴責自己,而是看看我們自己還有什麼可以調整的。看到缺乏平衡的地方,調整過來就好了。


我們的生活不好過,不是因為我們犯了什麼錯,然後因為犯錯而被老天爺丟進某個報應或懲罰裡,不是這樣的。生活不好過,就只是有一個環節鬆脫,或失衡,找到那個環節,調整過來,就好了。苦難、災厄、折磨或者淬煉,隨便我們愛怎麼稱呼,其實都不過是個提醒,提醒我們


--「你值得更好的啊!」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T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