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(工具邦 技術提供)

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
(這裡只有摘要)
閱讀全文 ➜ 終點,I & I。


憂慮,讓我一直想要抓住些什麼,從以前就這樣。


這幾年我慢慢的放下了渴望抓住什麼,以滿足自己安全感的習慣。沒了對安全感的渴望和依賴,我變得能更自由的做某些看似不太可能的選擇。例如選擇不繼續按照父母的期待而行,選擇進入和之前的所學完全不同的職業……我覺得我很棒,因為我超越了某些曾經視如畏途的高牆。


然而,跨越這些相較之下比較屬於外在的條件,我漸漸發現,在我的內在仍然有許多的不安全感,促使著我緊緊的抓住某些信念、某些限制。


前幾天我忽然想起來一件事情,念碩士的時候,我其實很害怕跟人太靠近-不是身體上的靠近,是心靈上的靠近-我拒絕讓我身邊的人認識我太多、太深,理由是「我怕自己傷害別人」。


我曾經對某個很想要親近我的同學這麼說過:「我害怕我會傷害到你」。說這句話的時候,我用一個僵硬的微笑,禮貌而生疏的截斷了所有更深刻交朋友的機會。因為我真心的厭棄自己,並且相信我的心裡有一只張牙舞爪的、流著淚的怪物。


我渴望我在別人眼中,是個優秀聰明、而且不驕傲的人;我渴望我的表達總是恰當而完美;我期待自己能盡力做些什麼,讓我身邊的人都能過得很快樂……這些,最終的根源都只有一個:


我恨我自己,恨進了骨子裡。


我怎麼能讓別人發現在我的表面之下,居然藏著一個這麼令人憎恨的存在呢?於是我拼命的偽裝,像畫皮一樣,我裝作自己優秀聰明又不驕傲,我裝作表達恰當而完美,我不停的讓我身邊的人過得快樂。


我裝作不憂鬱,我裝作不累,唯有一件事情我裝不出來……我沒辦法裝作我不想死。


上面對我真的很不錯,祂們讓我真的不想死了,我在想辦法好好活下來的過程中,學到了好多讓我快樂的東西。原本我以為到這裡就夠了,原本我以為我已經好得差不多了,直到這段淨化期,我才發現上面幫我搞定「想死」這個念頭的目的,是為了讓我自己去搞定剩下那些次要的信念。


那些希望自己完美、於是厭恨自己的不完美的部分。


「別老是想用死逃掉啊!留在地球上把這遊戲玩完咩!」我覺得老天爺是對我這麼說的。靈魂反覆的轉世再生,不是為了還債,而是為了調整自己內在尚且不平衡的特質、擴展那些還不夠具包容力的部分,並且藉由再一次的通過相同的事件,做下更符合最高善的決定。


這幾年我上了很多的課、看了很多的書、也接受過幾種不同的療癒和個案,我一直清理著自己,然後更多的黑暗和恐懼從我的內在湧出來。


我對於「厭憎自己不完美」這信念什麼時候形成的、誰跟誰形成的,一點興趣也沒有,我知道這要用愛消融,那我就這麼做。終究,這些拉鋸和哭泣,都只是我自己內在的不平衡,跟其他人都無關,跟這個世界都無關。


只跟我自己有關。


所有我經歷的,都是我想經歷的;所以我看見的,都是我想看見的;所有發生在我身邊的,都是我內在的投射。我以為我早就知道(knowing),但我現在多懂了(understanding)那麼一點點。


我曾經對於無法掌握更多的技術和能力感到心焦,然而我現在懂得為什麼我得不到更多的能力,於是我很心安的完全放下這個需求。


大約有15個月左右的時間,除了做個案和寫TriCard,我完全放下了我的感知力和某些靈通力,技術層面的能力也幾乎全用在自療上。我只專注於自己的內在,這是必經的過程。


那些滲進骨子裡的黑暗和恐懼,終於被我承認、被我正視。承認,是療癒的起點,我才剛剛踏上起點。也或者可以這麼說--回頭看,我發現自己離起點已經好遠;向前看,我又會意識到自己每次都踏上了一個新的起點。


最後,僅以一小段上師的訊息作為結尾:


「當愛成為學習課程中的一部份時,人們便能向愛的真正力量打開,並看到更偉大的至善。……至高形式的愛,是一種無言的頻率,是一種如是存在的狀態。當愛呈現在這種狀態中時,你們便能走在全面的平衡中。」


願我們都在和平之中,願基督之光在我們之內。


我愛你們一切的光明與黑暗,歡愉與恐懼。
我愛我自己一切的光明與黑暗,歡愉與恐懼。


後記。


文章內的時間軸是不存在的,很多事情發生的當下我不懂,直到最近才懂。懂了之後,我試著去理解、去寫出那樣的情境與感受。


唸書時,一直覺得事情要懂了,才有被執行的可能。然而生命或靈魂,並不是這麼一回事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T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