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(工具邦 技術提供)

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
(這裡只有摘要)


求學時代,唸中國思想史的時候,我一直對道家思想沒輒。因為我一直覺得道家思想好玄、沒有邏輯,相較之下,邏輯分明的儒家和法家就成為我很能掌握的哲學門派。


當莊子的知北遊篇提到「道,無所不在」時,我只知道,這句話就是一句「出現在課本上、要趕快熟背的重點,因為期末考會考」的鬼東西罷了--看不懂或學不會的東西,我就死背起來去考試,這就是我以前搞定一切的方法。


上個週日又是個在華山練習MySore的日子,練習完之後的大休息時間,我躺在地上,一瞬間,我與這個世界的合一了。


我的意識跟地板、跟旁邊的椅子、跟瑜珈墊、跟整個空間的每一個分子、原子,都合而為一,原本存在的界線消弭了,我只覺得「我就是這個空間,這個空間也就是我」,而空間的範圍到哪裡呢?到了最遠的地方,一切的盡頭。


然後……因為我忽然間失去了身體和這個世界的界線,於是我察覺到這個世界的每一吋空間裡,都有神性的存在,這神性感覺起來,就是無盡的、無條件的愛。


「道,無所不在」忽然成為我的親身經驗,原來自古至今、東方西方的所有哲人的一切討論,都只是為了讓我們揭去那層面紗,為了讓我們失去與愛之間有所分別的界線。


當我們與萬有合一時,感恩和愛即是Being(你是的狀態),而非Doing(你做的事情),因為我們失去了與這個世界的界線,而這個世界就是愛。


當我終於失去我的self時,我就進入了最大的流中。


真奇妙,3000年前的哲人就知道這樣的體驗,並且試圖透過隻字片語,留下讓後人得以遵循的軌跡,使得後人有機會得以體驗「道,無所不在」。


學長說「先秦時代的人頭腦簡單,所以想的事情也很少,很好唸啦!宋明兩代儒學復興,那個時代的人把先秦儒學搞得很複雜,才是最麻煩的!」這樣看起來,想得少或許真的是頭腦簡單,但智慧可不見得簡單啊!


這經驗讓我忽然間對於在香港得到的一些訊息,又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會--道無所不在,愛無所不在,SPIRIT無所不在。我們要做的,就是消弭那些使我們感受不到愛的界線而已。


以前在書上看見:「一切都在你之內」、「除非你在敵人的臉上看見神,否則事情永遠不會解決」、「當你傷害別人,你等於在傷害自己」時,都覺得很難理解其中的邏輯,我能懂得頂多到「丟出去什麼能量,就回來什麼樣的能量」的層面。


直到有了一次這樣的經驗,一切真的都與我毫無分別時,我就能理解「當我敵視或批判某一個人,我就是在傷害我自己」這句話的運作原理是什麼。


當然,我沒辦法一直停留在那樣的高峰經驗中,可是我能盡力去做到的是--


在每一次快要與愛、與道、與SPIRIT失去連結時,提醒自己:我曾經如此真實的在每一吋空間裡感受到愛。愛沒有在這個時刻被抽乾,是我自己拒絕了愛的流動


然後觀察一下,是我的內在有哪一塊還是既冰冷又黑暗的?還是我哪一塊還有未被療癒的傷害的?將這些阻礙了愛的流動的原因給搞定,直到下一次類似的情況又出現,又給我某個向內檢視的機會。


平靜的生活很好,但某種程度來說,平靜的時候也讓我們比較難看見自己內在的課題。衝突或爭執發生時,往往也象徵著我們的課題浮現,正因為它浮現了,我們才有機會學習、並且成長。


每一次的困境,無論大小,都提供給我們再一次平衡一切、並且成長的機會。


附上知北遊原文:


東郭子問莊子曰:所謂道,惡乎在?莊子曰:無所不在。
東郭子曰:期而後可?莊子曰:在螻蟻。
曰:何其下邪?曰:在稊稗。
曰:何其愈下邪?曰:在瓦甓。
曰:何其愈甚邪?曰:在屎溺。
東郭子不應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T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