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(工具邦 技術提供)

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
(這裡只有摘要)


每次參加同學的婚禮,就好像開一場小型的同學會一樣。就在前一陣子,我在一場婚禮上,見到了幾個很久沒見面的同學。


坐在圓形的餐桌上,喝著喜宴上常有的柳橙汁,聽其他同學閒聊。女同學茱莉葉始終沒有改變多年來的性格--


說話內容浮誇,也不老實。若是三分渲染成十分,打個折扣至少還能還原,偏偏她又愛把事情曲解再曲解,從她嘴裡放送出來的版本全都不是真相。


誇張不是缺點,我並不在乎別人說話或寫文章時,加點誇張的元素下去,增添戲劇感。朋友D擅長此道,聽她抱怨生活中的事情竟然是一種享受-她總能把她的困境說得像個有趣的故事,每個人聽了都開心,也很樂於幫她想想辦法。


然而茱莉葉說的話是會拖累人的那種,舉個最不具傷害性的例子-在朋友A的面前說朋友B週末聚餐想吃紅豆食府,朋友A順著意見,就約大家在紅豆食府吃飯。事後閒聊才發現朋友B根本沒發表意見,想吃紅豆食府的是茱莉葉。


她自己的意見,永遠習慣賴給另一個不在現場的人的嘴裡說出來的。當人身陷某種程度的習氣中時,是不會覺察到自己行為的古怪之處的,茱莉葉這種「幫其他人發根本沒有的言」的習慣,就這樣跟著她30年,而她對於自己這行為模式,渾然不覺。


然而茱莉葉還是有朋友,因為她個性並不壞,總會有人看見她個性裡熱情大方的部分,能夠欣賞好的部分,欣賞到接受她同時也具備說話不老實的特質的話,都能留在她身邊成為她的朋友。


婚宴上,茱莉葉絮絮叨叨的和其他女生聊起作為全職家庭主婦的甘與苦,她先生則有些無奈的說,真希望茱莉葉去外頭上班。


岔開一下,茱莉葉沒有當過上班族,研究所畢業就結婚生子,走入家庭,先生專情勤懇,又是個級別不低的管理階級,茱莉葉娘家夫家都有錢,夫婦倆不需要茱莉葉多一份收入,也能過得優渥舒適,這時候說「真希望茱莉葉去上班」云云,想來也不是為了錢。


我順口一問:「因為她老是被騙嗎?」


根據茱先生表示,茱莉葉這幾年來被美容中心和健身俱樂部拐了幾乎百萬去,大多是在對方的花言巧語跟強力推銷之下,預先繳費,事後不是俱樂部倒閉,就是美容中心遷點,原本只要去巷口做臉,現在變成要搭公車到1.5小時外的隔壁縣市才能護膚。


當初簽的契約也不清不楚,可以爭議的點太多,錢往往拿不回來,只能每次都一肚子氣的消費,直到那10幾萬的額度用完為止。茱先生希望茱莉葉去上班,開開眼界、見見世面,看看以後會不會世故些,別再莫名的三番兩次老是被騙。


我看著茱先生,說不出口的是-茱莉葉就算去上班,她還是會被騙,多精明多世故,跟她會不會被騙,一點關係也沒有。問題根本不出在茱莉葉是否上班這件事情上,問題出在茱莉葉的氣場上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T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