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(工具邦 技術提供)

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
(這裡只有摘要)


幾年前我發現《還我本來面目》一書時,如獲至寶。書中提供了許多寶貴的能量和氣場觀察結論,鉅細靡遺的分析了各種創傷人格的特徵及療癒方式,有好一段時間,我大力將這本書推薦給身邊的朋友。


其中,兩位作者簡短的提到一種療癒情緒體極為有效的呼吸療法-昇華呼吸法。昇華呼吸法療癒情緒的原理,我直接引用《還我本來面目》P.351說明:


「藉著呼吸,肉體的細胞層大量吸入氧氣,產生高振頻的能量……在『共振』的物理法則下(振動韻律強大的物質會使較弱的一方以同樣的速率振動,而形成同步共振的現象。)呼吸者全身產生了強大的高頻振動,帶動了體內振動頻率極低的能量與他共振。


我們的身體有什麼東西振動頻率極低?孩童時期所經驗的創傷,我們引以為恥的低層自我,埋藏在潛意識深處不見天日的負面情緒或想法……這一切原本以極低振動頻率的形式長期冬眠在肉體細胞裡,在短短數分鐘之內被喚醒因而『啟動』……


隨著高頻率能量所引導的共振作用逐漸呈現,從漸層連續體低振頻的一端逐漸提昇,最終能到達漸層連續體的另一端,轉換昇華成高頻能量。」


當時看書上介紹得這麼抽象,我心裡還是想著「哇!這呼吸療法好像很有趣,台灣沒有真可惜!」殊不知,兩位作者其實在千禧年後,就將昇華呼吸法帶入台灣。


一兩個月前,我逛部落格的時候,發現一位朋友是振覺呼吸(昇華呼吸的新版本)的實習教練,正在招募實習對象。由於他陪我完成了SRT的實習,我看看時間可以配合,也就寄信去報了名。


說來也妙,報名之後,等待上課的時間還有好幾週,陸陸續續有人發現我報名了振覺呼吸,每個都興沖沖來跟我說:「那個Teen是你嗎?如果是的話,你真的太幸運了!振覺呼吸是非常棒的一種療癒方法!你一定要好好的體驗、享受!」


當天到了現場,一開始教練們花了一點時間說明了一下振覺呼吸的運作原理、課程會怎麼進行,也找了一位學員來作「呼吸分析」-從你的呼吸模式中,發覺你壓抑的創傷。


幸運被分析呼吸模式的學員,操作振覺呼吸大約20秒之後……哭了,不但哭了,還因為低頻能量被啟動的關係,他開始嚷著身上好麻……


我一看登時擔心起來:「怎麼辦,我腦袋空空的來,我真的準備好要釋放創傷了嗎?等一下我會不會很冷靜的無法進入狀況?哭不出來難道要捏自己大腿嗎?」


抱著狠擰大腿肉也要哭出來的決心,做完亢達里尼動態靜心、鋪好自己的床位,我躺下來開始做振覺呼吸。


呼吸大約30秒之後,無以名狀的憤怒、恐懼及悲哀湧了出來,我開始咿呀的哭著,那時候我還沒搞清楚,我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哭。


振覺呼吸的前兩天,我出現了輕微的感冒症狀,光是喉嚨搔癢的乾咳,什麼症狀都沒有,隨著振覺呼吸的持續進行,不知道藏在哪裡的鼻涕跟痰全都冒出來,我一個人就用光了一整包抽取式衛生紙。


隨著教練的帶領,讓我放聲大哭的情緒面貌逐漸清晰,隱約中我聽見隔壁的同學又哭又叫的吶喊著「好痛、好痛」,我的全身感覺到一股被擠壓到窒息的痛。


「……我也好痛。」我忽然分辨出來,這份被擠壓到窒息的痛,是從產道出生的過程。我回溯到自己出生的那一刻,從黑暗的產道裡,又出生了一次


寫文章時回想起來,才知道「出生」是一個對胎兒多麼驚嚇的過程。從沒有光的地方,又擠又壓的闖進一個有強光的世界,好冷、好空曠、好孤單、好害怕。


「我好後悔來地球啊!出生的第一秒我就後悔!我是白癡嗎?上面不是沒有其他人勸阻我,叫我不要來地球,我就偏要來!來的第一秒我就後悔……」可是隨著靈魂進入小小的胎兒肉體,記憶迅速的流失,哭個兩聲,我就忘了這些事情,忘了原因,只留下深深的後悔,和對地球的抗拒,藏在細胞最深處。


細胞最底層能量繼續的被翻動,後悔、害怕之後的自暴自棄和自我懲罰,開始浮現出來……


「是啦是啦!活該我不聽話,硬是要來到地球,我活該啦都是我的錯,活該我在這裡受苦!活該我在這裡吃這些苦頭!都是我的錯我的錯我的錯!苦死我算了!」我真的邊哭邊搥枕頭,邊發現自己後悔之後,這份最根源的受害者意識……


原來我從出生的那一刻起,就覺得很害怕很孤單,而這些害怕跟孤單,使我在未來的生活中,不停的為自己累積傷害。因為害怕,所以做了很多很傻的事情;因為不想孤單,所以只要能不孤單的事情,我都去做。


我也後悔的不得了,為什麼要跳進地球這低頻的要命的地方糾纏不清呢?後悔之餘,最根源的受害者意識於焉形成-


我把自己當成整個人生的受害者,我把自己視為地球經驗的受害者。只要我還在地球上一天,而且對這份受害者心態一點也沒意識到的話,我就是個受害者。


看過宇宙法則相關書籍的讀者,應該都知道認為自己是受害者,最後只會導致什麼樣的結果吧?原來在日常生活中,覺得自己是惡鄰居/壞老闆/刻薄同事的受害者,那都是後面衍生出來的,更深的根源,在從媽媽的子宮中呱呱落地的那一秒起,就種下了。


當情緒的面目清晰了,振覺呼吸後半段的昇華之力也開始運轉,低頻的能量被我重新的經驗了一次,逐漸的往高頻能量那端靠過去。


「你傻啊你,你不用這樣苦啊,你白白苦了幾十年了你!你從今天開始,不要再苦了!」我聽見自己的靈魂本源,在我的胸口裡發聲,隆隆作響。療癒,原來是恢復記憶的過程


朦朧中,我像是倒退回到羊水裡,可是再仔細一看,不對,我回到靈魂本源裡,靈魂本源的光芒,就像霓彩天堂的香水瓶一樣,淡淡的,漸層的彩虹色。


我好急啊,想著「噢天哪!我終於回來了!我想趕快跟整個靈魂本源融為一體,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……」然而我根本和淡淡的、輕盈的靈魂本源無法融合,就像油跟水一樣,我是我,他是他。


發覺自己還不能回去時,我苦著一張臉,哀戚的說著:「我怕,我怕我再也回不來了,怎麼辦……?」


你若是把一切當真,你就當真回不來了


「在地球上,你以為心想事成、顯化能力強,就是保證以後能回來的道路嗎?錯了,當你身在摩天輪中時,就算你搭的車廂轉到最靠近天堂的地方,你終究會身不由己的被轉下去。不想身不由起的起起落落,唯一的方法就是離開摩天輪。」


「你若是把地球上的任何一事、一物當真,你就真的回不來了--直到你回到你心中最真實的平安為止。」


我還繼續苦著一張臉說:「我怕我解決不了地球上的事情……」「你知道你跟什麼樣的能量連結著嗎?你一直都被靈魂本源支援著,比宇宙還無垠無涯的力量,一直都在幫助你,你怕解決不了什麼?」


我忽然懂了那句「你傻啊你」,原來真的是在形容我有多傻。


慢慢回到地球之後(意識慢慢回到身體裡),我披頭散髮的爬起來,第一句話是……「我肚子好餓歐。」我在進行振覺呼吸過程中,身上通過的能量,一度整個人發麻到下顎僵硬,幾乎無法繼續順利呼吸。


短短的45分鐘,我因為振覺呼吸而重新被生了一次,在重新出生的過程中,以前我沒發現過的低頻創傷,就這樣,流了一次釋懷的眼淚,好了。


我終於能夠原諒自己做了「來地球」這個決定,我終於能夠原諒自己來到地球。






註一,霓彩天堂的香水瓶長這樣:霓彩天堂.jpg


註二,我遇到的那組教練是Rick(Rick的部落格和振覺呼吸資訊點這裡)、Elsa、Maggie,默契非常好的一個團隊,如果你的療癒目標是情緒體上的創傷,振覺呼吸也許會帶給你非常大的療癒。


註三,靈魂本源的話,我不太會傳遞,沒那麼白話,也比較全面,但那個意思我很難說得清楚,內文的摩天輪比喻,聊表說明之意,不到靈魂本源所傳達的意義1/10。


註四,我的乾咳小感冒,又引了一串後記:靈氣自療-振覺呼吸之後

    全站熱搜

    T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