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(工具邦 技術提供)

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
(這裡只有摘要)
閱讀全文 ➜ 白頭宮女


。其一。


最近為了些事情,把大學時代的現代散文集找出來看。翻開我大學時代熱愛的孫梓評散文集,懷念非常。重看了「甜鋼琴」一文之後,才發現自己對學鋼琴這件事情,有著一樣的遺憾與疑惑。


19歲的時候,我最愛的孫梓評作品是長篇小說「男身」,元尊文化的白色書皮版送給了日本朋友,導致後來只能買新版的封面。詩集「如果敵人來了」好像已經絕版了。


我還有一本孫梓評的簽名書哩!當孫梓評溫柔的問我的名字,並且把我的名字寫在書上時,真是興奮得快暈倒了!(原來我年輕的時候也有偶像情結~)


。其二。


還好04年我曾經唸過中國哲學史。


其實我大學時代算是很混的學生,報告準時交、考試我也認真考,可是沒學到什麼做學問的方法,唸書也唸的不怎麼紮實,都是考完期中期末考就通通失去記憶、還給教授的那種。


所以準備考研究所的時候,真是痛苦不堪。因為前面三年太混了,沒什麼基礎可言,第四年一下子要把一堆艱澀的知識塞入腦袋裡,當時如果知識可以用皮下注射的方式進入我的身體,我大概也會毫不猶豫的接受吧……


背誦的科目都很好搞定,必修三小學(文字、聲韻、訓詁)和文學史,挖奔郎根本就是無敵,考某國立師範大學研究所時,文學史拿了86還87,算是很猛的分數了。


偏偏……偏偏中國哲學史,我真是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。


哲學史中討論了中國歷代哲人的天人觀(宇宙和人的關係)、世界觀(這個世界是怎麼形成的)、道德觀,還有人活著到底是為什麼,以及靈魂觀、教育觀、外交觀等等。


先秦哲學唸完之後,再來是漢代的黃老治術,魏晉玄學我就已經很想死了(因為很玄),好不容易掙扎著唸完魏晉玄學,到了唐宋佛學,更想死,唸到人都快被接引去西方極樂世界。


成為唐宋佛學的倖存者之後,死在宋明理學之下。(順序是先秦、漢代、魏晉、唐宋、宋明、清代)宋明理學我從來沒有讀通,連死背都背不起來,所以我的哲學史分數從不超過30分,全靠文學史補總分,才考上研究所。


但後來想想,還好04年的我,曾經很認真的研究過這些哲學類的學問。當時的打下的基礎,使我後來接觸許多形而上的知識時,能夠掌握其中的原則。


很多靈性成長的知識,是看也看不到、摸也摸不到的,這時候就只能憑邏輯的訓練推導,去看清其中的「因為」跟「所以」。


每個時代的哲學家,也都和現代不同的靈性成長派別一樣,各自主張著不一樣的世界觀、靈魂觀,主張著不一樣的思考脈絡。


當我閱讀幾百年前的諸家哲學派說時,只能說沒有一個是全錯的,但也沒有一個是全對的。我想,求知的渴望推動著人類,讓人類一直在時間的洪流中,試圖找一個能夠說服自己,相信這個世界可以用一個概念就解釋完畢的,終極的法則吧?


ps.標題摘取「白頭宮女話當年」之意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T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