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(工具邦 技術提供)

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
(這裡只有摘要)
閱讀全文 ➜ 2010香港行。


取決之下,我決定把時間拿來寫香港行的心得(TriCard拍謝)。


課堂中的收穫當然就不用講了,我覺得香港行在課堂之外,也為我創造了很好的經驗。


我之前寫孤鳥慢飛的時候,就知道自己在「合作」這件事情上,是有些進度沒有完成的。但是說真的,倒底是什麼時候開始變成孤鳥,我已經想不起來了。


去香港之前,我已經很久沒有跟一群人出門,也很久沒有「一群人志同道合」的感覺。那天和同行的其他朋友一起走在赤柱的老街時,這種「一群人志同道合,而且非常親近」的感動,無預警的就冒出來。


在我像孤鳥一樣的飛之前,我就嚐過這種滋味的……這種讓我很懷念的感動,出現在我高中參加管樂社的時候。


高中的時候玩管樂團玩得很瘋,幾乎從早到晚請公假,在社辦裡頭混在一起。以樂團來說,每個人都是不可缺少的一份子,大家手執自己的樂器,平衡的完成一場演出,如果有一個人特別想表現自己,平衡就會變成失衡。


我好愛那種「大家在自己該做的事情上,做到完美,並且欣然的欣賞別人和自己一樣的努力」團體氣氛,不用嫉妒或搶鋒頭,因為每個人都有表現的機會。


後來能順利推甄上大學,還托了同社團學長姐的福。上了大學之後,我懷抱著高中時代美好的社團經驗,加入了大學的管樂社。


然後我愕然發現,要玩樂器很簡單,肯花錢就可以買到一把好樂器;要玩樂團卻很難,因為需要一群志同道合、而且能互相欣賞的人。那些人,隨著高中的畢業典禮結束,散了。


我沒放棄,後來又去了國樂社學拉二胡,可是我還是找不到那樣的一群人;加入了系學會,很忙很忙,我還是沒找到那群人;加入了熱舞社(妙齁,我跳過街舞),我看見了那群志同道合的人,但我不屬於他們。


不知道是怕太難過還是怎的,總之,我就在忙之中,漸漸忘了「好想要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」的渴望。


可是啊,渴望被壓抑太久,就成了一種遺憾,只能說我可能壓抑功夫一流,大一大二時的失望,壓到快30歲了,才能隱晦的以孤鳥的夢,短短的出現幾秒提醒我。


我太害怕了,我害怕我永遠也找不到那樣的一群人,我要怎麼辦?我害怕我一直在人群中流轉著、不停的失望著,我要怎麼辦?所以乾脆連找都不要找。


不找,就沒有找不到;沒有找不到,就沒有失望。我的本質是群行的雁,卻在這幾年中落單,成了孤鳥。因為是孤鳥,所以翅膀要強壯,才不怕受傷,雁飛著飛著,忘記自己是雁,飛成了孤單的鷹。


這次和台灣的10幾個治療師一起去香港,雖然不見得到哪裡都團體活動,卻在長時間的相處中,發現了大家日常生活的那一面。我覺得我很幸福,因為身邊一起去的人都算是同業、同行,可是沒有一點競爭或搶的感覺。不但不爭不搶不藏私,大家還會很自然的互相幫忙。


「該在我這邊得到療癒的人,就會到我這裡來,不用擔心,更不用計較」,整趟香港行中,這些氣氛無時不刻的存在著。


所以每當有人遇到障礙的時候,大家會互相支援,端上桌的港式飲茶,每一種一定大家都要吃一個……還有很多很多,多到說不完的幸福和快樂。


就像高中的管樂社一樣,每個人都會不一樣的樂器,沒有哪一種樂器比較高級或比較低等,大家在自己的位置上面,散發出自己的光,而且100%相信別人的光和自己的光一樣美,湊在一起發光的時候,還會變得超美。


每個治療師也都有獨一無二的風格,沒有誰比較特別或比較普通,大家都按照自己的特質,自己發光、也幫別人發光。


於是,存在我心中10幾年的渴望和壓抑就在香港的街道上,化解掉了。


赤柱.JPG


赤柱老街前面的隨手拍。我想,大概沒人發現我內心戲演了這麼大一齣吧……


ps.第一行的意思就是……本週我比較想趕快把香港行的心得寫下來,TriCard下週見(很不想說出停刊兩字……)~

    全站熱搜

    T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