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(工具邦 技術提供)

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
(這裡只有摘要)


本文從我舞,以我如是的樣子部落格中全文引用-


上午還算早起,九點不到就出門。


早在回巴黎前,便預約了今天要做「另類療法」。


呵,我現在的成長已進行到只有非體制外的療癒才能給我幫助的境地了!


關於這次的「另類療法」,其實我根本搞不清這是啥東東,又知這不是我需要去理解的專業知識,交給祂就對了。



準時抵達,在諮商室內坐了一會兒,諮商治療師才抵達。


門一開,一見那清秀潔美女孩,竟覺眼熟,好像曾在哪兒見過!


治療開始,她先幫我潔淨身體並潔淨空間,也稍微解釋整個療癒方式。


坐下來以後,先是一段禱告。


隨著她的聲音,我腦中浮起一張臉,天使的臉,祥和柔美而沉靜細緻,低垂著眼,不言不語,溫柔慈悲看著世間,極美極美。而我知,這張天使的臉,不曾出現在任何我曾看過的教堂壁畫上,卻又是所有天使共同臉龐。


她問起我為什麼要來做療癒?


嗯……,這問題我可得好好想一想,總覺那答案就只有一個,但一時之間,好像可以衍生出千萬個理由。


我先說了自己腹底那塊沉重而疼痛的鉛,說到希望今生靈魂可以快速成長,最後提到在創作方面,能靈感順暢。


她問:「為什麼希望靈魂可以快速成長?」


我無奈地笑著說:「因為希望可以早點離開地球。」


她問:「為什麼希望可以早點離開地球?妳當初可是搶著來呢!」


聳聳肩,我說:「我不確定。」



療癒過程中,她幫我清理了許多負面思維與能量,但這東西,被打散後,依舊在我周遭氣場裡,還會再回來找,只是此時我將有更清明的意識,可以辨識,可以不使之沾附。


清理的工作,尋找答案的歷程,她做得自然、順手、仔細而徹底。


我問了她一些問題,藉由她的回答,其實是幫我確認自己之前心裡的聲音與想法,尤其是內在蛻變後的一些思維與感受。


她說,我很容易沾染吸收他人負面情緒與能量。


我說,其實就在不久之前,我才終於發現,許多能量與想法,根本不是我的,我不過是穿戴上他人能量或是對我的期望地在行動,有時候,我根本是個「清道夫」,在幫別人進行清理工作!


她說,能理解到這點,已經很不容易了!


而她幫我清理掉這點。



隨後發現,我的靈魂可能以為藉由艱難挑戰與挫折可以學一些事,所以常給自己招惹來一些困境與造成困擾的人事物。


我聽到這,真的是挑眉毛、翻白眼。


對呀,這真的是我向來典型的做事風格,就喜歡往難的地方鑽!還喜歡把事情搞得很戲劇性,充滿挑戰,很困難!如果眼前明明遇到一堵山,我的回應從來不是放棄、往回走或是繞道而行,而是搖旗吶喊,開著戰車,火力十足地向前衝!


關於這信念,我也已不再需要,就清掉吧!



療癒邊進行著,我也稍微講了一下自己現在的狀況。


整理過後,發現我與舞蹈的志業其實與生命成長及靈魂進化緊緊扣連。



她需要理解我為何那麼想離開地球?


探索之後,發現我可能是某種常見的典型例子。


每個靈魂都是帶著自己設計的生命藍圖來到地球上學習,降生前,全與高我議會討論過,有些靈魂給自己設計了過難的議題,高我未必認同,但靈魂執意不改藍圖地來到世界上。在這情況下,靈魂容易覺得無助,覺得自己「為神所遺棄」。然而事實上,每個靈魂都是自願來到地球上。


呵,說到無助與「為神所遺棄」,這不正是我之前常哭哭啼啼的事嗎?


終於,我問:「出生前,我究竟在哪裡?」


一時之間,她也無法以三言兩語解釋靈魂學的事情,大抵上,若我沒誤解,我那時是在一個無肉身狀態的次元,可以通稱為「天堂」的地方吧。


哼!就說嘛!我從小就有感覺呀!就知道在出生前,我不在這裡的嘛!有可能真的好一陣子沒來地球了,害我老適應不良!



讓我感動的,是我的守護天使吧!


我一直都知道我有守護天使,而且把我守得很緊,把我照顧得非常好,至少有兩位勇猛健壯的天使,翅膀很大很大很大那種,一直守在我身邊。我覺得自己至少有兩到三位守護天使。


她說,我有七位守護天使哩!


我說,我的守護天使真的非常強,認真而負責。那時還在巴黎唸書時,有一回,我自己心裡又過不去,半夜喝了酒,一股衝動想往窗下跳!那時我人已經衝到窗台了,忽然感覺一股力氣將我向後拉,讓我不至墜樓。那時我就知道,是我的守護天使拉著我。


她問了一下,發現當時是那七位守護天使同時拉住我,還說:「妳一定力大無窮!」


我聳聳肩,說:「當時就一股衝動!」



最好玩的,是我的指導靈啦!


我的指導靈竟然羨慕我咧!羨慕我有肉身,可以做我想做的事,不像祂,只能跟著我跑。


我說:「啊不然下次換祂來當人,我來當指導靈!」


我的指導靈竟然說:「好!」


哈!敢讓我當指導靈喔?我這麼皮又這麼愛玩,不怕被我耍得團團轉嗎?!


還有呀,我的指導靈跟我有同個弱點,就叫:以自我為中心!


很好笑吼……!



她說,就圖來看,我其實發展得很完美,沒有太大問題,而且身心合一。


我說:「身體跟心靈合一,這很正常吧?!」


她說未必,有很多人其實是靈肉分開的!



至於我選擇了舞蹈,這是一條正確道路,而且我的創作能量並未淤塞,基本上是暢通無阻的。我現在可能就只是累了,兩年的台灣現實摧殘,真的讓我很累了。


我說,當人選擇朝自己要的方向走,有時便覺一整個「逆向行駛」,違逆市場潮流,很難不傷痕累累。


她說,順著自己的生命之流,原本就容易違逆市場潮流,而我早已根本是不可能不順著自己生命之流的人了。


我問:「那我這輩子該做的事情,是才剛開始,還是已經進行得差不多了?」


她說:「才剛開始!」


我激動地說:「那我之前都在幹啥?」


「準備呀!」


「可是我從小就聽到一股呼喚,就一直很認真地聽那個聲音,很努力地朝某個方向走,在眾人的聲音與內心呼喚之間,我永遠選擇了後者,努力到現在,一切都才剛開始喔!」


「妳之前累積很多,包括人類學跟舞蹈等等,現在才剛要開始發揮,所以妳可能會活很久。」


「可是我不想活很久!」


算了算之後,她說:「妳該做的事情已經完成百分之四十了,還剩一半!」


呃,一半?


這時心情突然有點複雜,一來很高興已經完成一半,好像也沒剩多少了;二來又覺得,啊我其實也還沒做出啥了不起的作品,就已經完成了一半,那這樣即使全部做完,全部加一加,好像也沒什麼嘛!



聊著聊著,她突然說:「妳真的有藝術家的靈魂咧!」


我問:「真的喔?妳怎麼知道?」


「我就是知道!」


「那我有學者的靈魂嗎?」


「不知道……。」



清理了許多東西之後,她發現我必須學著原諒寬恕一個在關係中帶給我傷害的人,必須讓這件事過去。


呵,這事不是我提的,是她自己發現的!


我說,事情發生以來,我非常非常認真努力地學著要寬恕這個背信叛離的夥伴,然而幾個月過去了,我都還在努力,努力將自己撐成更大格局,好學會原諒寬恕,而我好希望可以原諒寬恕對方。


她問:「那麼妳原諒關係中的自己了嗎?」


我說我連這都還在努力!對方的叛離,讓我花了好多時間在自省,一直檢討自己究竟是哪裡做錯?尤其當對方連自己為什麼這麼做的原因都說不清,一走了之,簡直就是留了一大張空白黑板,任我填上自己各式各樣的錯!


說著說著,她要我寬恕關係中的自己,也寬恕尚未能寬恕對方的我。



最後,高我要給我些忠顧與接下來的功課:關心、包容、關懷、顧及別人、溫熟對待自己等等。


她說我有雙銳利的眼,所以更要學著寬容包容。



最後抽到三張天使牌:Twin Flame 、Heal Away Addiction 與You are profoundly clairvoyant。


到了這裡,她跟小四跟我說的話,突然開始近乎如出一轍。


她們都說我的直覺很強,要我相信直覺。


她說,抽到Twin Flame,表示我接下來將遇到與我生命及靈魂非常契合的人、事或物,而她覺得比較有可能是人,也有可能是舞蹈,不過應該是人。


我說我早覺得情感對我來說,一點都不重要。


她說答案應該是人,還說:「妳總不可能離群索居吧?」


我說:「舞蹈逼使我必須走向人群哪!」


我問:「那個人是我認識的嗎?」


她說我還不認識,未來會遇到。


我說我很難想像自己還會談戀愛。


她說:「妳在跳舞前,也無法想像自己會當舞者呀!」


呵,也是啦!


昨天小四也是抽到一張明顯就是愛情的牌,還說我是可以擁有愛情的。


呵,最好是啦!更何況,我根本不知道什麼叫愛情。



然後呀,我的高我要我在精神上多休息,找點娛樂。


娛樂?啥叫娛樂?


舞蹈嗎?
不,舞蹈是我的生命!


音樂嗎?
不,音樂與舞蹈緊扣在一起!

電影嗎?
也不是!因我會在電影中鑽研!

最後,我隨口亂講:「那煮飯呢?」
她說:「勉強算是!」


我無奈地說:「可是我不喜歡煮飯柳……。」


呵,怎麼辦?我竟是個無娛樂之人!


可她說,我將在娛樂活動中,才能遇見那個人。



離開諮商室時,抬頭再看治療師,忽覺那是張男孩的臉。


在心裡問著:「妳我是否將有偶遇的一天?」



整個療癒過程進行了兩個小時左右,她幫我清掉的,其實都是我自己長期以來都知道的一些「性格黑暗面」吧,包括自毀自傷等等。有趣的是,我的根本問題幾乎只有一個:無助與覺得自己被神遺棄。


這療程發生的時間點,恰巧是在內在蛻變完成與剛從法國回來後,好像就只是更強化之前所有內省與轉變的成果。


我知道祂呼應了我先前的呼喚。


痛得不得了時,我跟祂說:「祢知道我是一個很願意成長的靈魂,但,不要再給我折磨苦痛了,我知道我這輩子要完成的天命是什麼了,我會好好地去做,就讓我在喜悅中成長,也讓我有足夠資源去做事吧!」


隨後,我徹底享受了一場愉悅自在的巴黎之旅,找回了自己與舞者身分。


我愈來愈堅信靈魂對自身命運的掌控權,當我不再想藉由痛苦挫折來成長,便召喚來另種成長方式。而我也相信,做完今天療程後,接下來在一些個方面,我便開始開快車了,也將更喜悅穩定。



今天與治療師的對談,其實只是更加確認我自己之前心裡的聲音。


我的直覺向來很準,只是我曾不太聽直覺的聲音,也讓蒙昧遮蔽了原本清明的雙眼。從小反覆出現的夢境、不知該向誰解釋的感觸與呼喚,以及此時對生命的價值觀與未來方向,突然之間,都得到合理解答。


我終於覺得已把內在處理到一個段落,面對自己,有種坦然穩定;面對生命,我知重要價值之於我何在;面對未來,我知自己渴望的創作何在。


若不去看存款簿金額,我深覺自己是個自由富足且不虞匱乏的人,哈哈!



治療師交代要多喝水且不能喝酒。


回到家,喝了不少水,下午倒頭就睡。


晚上還有點拉肚子。


2010年以來,我為自己清理掉好多東西,不斷不斷不斷去面對與成長。我知道問題向來就只在我的內在,如果不去面對處理,永遠跨不過這關。做足功課後,終於慢慢知道自己是誰,要的是什麼,也才終於清楚什麼根本不是自己的。


昨晚從小四家離開,搭捷運時,忽覺血液流進湛藍心底,心開始抽緊疼痛,這是被巴黎的風與教堂給換了顆心以後,心第一次有個感覺,而那在心裡流動的血液,是暗紅色的。


今天從諮商室走出來,我又感覺到心的存在。


心變輕盈了,細緻,初萌,生嫩。


終於再度聽見心跳。



嶄新的自己,自然開展新階段。


帶著一顆新的心,昂首闊步向前走吧!


而我也將繼續保持覺知,一但舊有慣習意念又回來找,便是輕輕揮走,不使之沾染或逗留。


只願感謝,感謝所有所有所有……。


與治療師談話時,我自然提到自己在台灣的不適應。


她說我認為台灣是塊文化貧瘠的土壤。


我承認了。


她說台灣在文化發展上,還是個小孩,當然不比歐洲。也要我學著寬容地去發掘台灣美麗之處。


呵,這道理我自己其實都知道!只是當人的好惡極強,對「美」的標準又如此精準嚴苛,真的是讓自己受苦了!


晚上,欣儒來家裡拿電腦,我聊到今天的另類療法給自己一個想法,想出去旅行,就在台灣流浪,算是給自己一個機會,用我自己的眼睛,去發現台灣美麗之處吧!


我想看海,原本想沿著東北角隨意走走,可我怕曬。


聊了聊,欣儒要我去蘭嶼。


呵,這也可行!那我就去環島,環蘭嶼島,呵呵!


我想要「移動」與「行走」,我可以從台北「移動」到蘭嶼,在那兒住個幾天,並在島上四處「行走」。我想要「走」,用自己的腳,帶著身體,到處走走看看地發現。


嗯,這計劃似乎蠻不錯的唷!


Teen's小語-


另外推薦兩篇也有聊到SRT的文章:


http://jaladanse.blogspot.com/2010/05/blog-post_26.html
http://jaladanse.blogspot.com/2010/05/blog-post_27.html


適任的文字很美,照片也很美,舞者的靈魂躍然其中,連我都好著迷……適任已有自己的著作:《管他的博士學位,跳舞吧》,公視「獨立特派員」也有她的專訪(點這裡)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T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