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(工具邦 技術提供)

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
(這裡只有摘要)


跨年假期,我整理到幾年前的舊日記,更加懂得原生家庭想要帶給我們的,是一個又一個的成長機會,這些成長的機會以「傷痛」的方式出現-我們如果一直過得很舒適、很輕易、很安穩,誰會想要成長呢?


我以前很羨慕一個朋友A,A的家境非常有錢、有名望,堪稱是名利雙收的家族。A長大之後父母不但送了一棟座落在首都、有8個房間的透天厝,平時還派家裡的幫傭和工人替A做家事。


我們去拜訪A,A的媽媽把豐厚的禮物「船遍遍」,大家都受寵若驚。A長大之後就在家裡開的公司上班,不用應徵、直接從管理階層做起。然而A在我幫他連結指導靈時,對我這麼說:


「我們每個人都想出去自己闖啊,沒有一個小孩甘心只在家裡的事業工作。問題是我們一出去,大家都知道我們是某某某的兒子女兒,我爸一通知,其他同業根本沒人敢錄用我們,最後還是只能回家裡上班。」


「我家三個小孩,每個人的婚姻都是我爸媽決定的,我弟以前跟一個女生多相愛啊!我爸媽硬是拆散他們兩個,然後幫他挑了現在的太太。我以前也有自己的戀愛,可是我爸媽硬把我抓回來,跟我前夫結婚,結了10幾年還不是離婚,離婚之後他們還希望我可以跟前夫復合。」停了一下,A說:「我爸媽比我還愛我前夫。」


高中之後我經常跟家人吵架,那時候開始對自己的生活方式、目標變得很有意見,我媽一兩年前曾經對我這麼說過:「你噢!國中之前都很乖,上了高中之後就變得很壞,都不聽我跟你爸的話,根本就是交到壞朋友!」


我媽說我的「變壞」,其實也就是不聽他們的話,去考師範大學/當老師,還有我堅持要參加高中的管樂社這兩件事。


我身邊不乏「家人平常避不見面、要錢還是要幫忙才打電話來」的朋友,然而這種生了養了卻無法放手,一心想替兒女操盤人生的家庭,一樣有其中的苦處。


我跟我爸關係最差的時候,一開口就吵架,吵架的原因只有一個-我發現我爸一直想為我的人生操盤,而他控制我的方法,就是錢。


我氣他在我還沒出生的時候,就幫我決定好要讓我當國文老師。我氣他在我國中,想著做別的工作的可能性時,天天跟我說「你英文跟數學那麼爛,除了國文你還會什麼?你以為你能當醫生啊?你就給我當國文老師,其他的都不要想啦!」


我氣他老是用「他花了多少錢栽培我,結果我卻一事無成(=沒當上國文老師)」來阻止我有別的想法;我氣他從我12歲開始,就頻頻的跟我說,只要我把他養我的錢還他,他就可以跟我切斷親子關係(=他不再來干涉我的人生要做什麼),沒還錢之前,我最好認份把人生的指揮權奉上給他。


我氣他不停的計算我從小到大花了他多少錢。我氣到簡直是恨……我恨我每天要聽一個有血緣關係的債主,清點好幾次他不情不願的,開銷在我身上的債務清單。


我恨在我只是個國中生的時候,一不順我爸的意,他就叫我還錢,或者「滾出他買的房子」,因為我「沒資格住在他的屋簷下」。


我恨死了錢,恨得要死,因為不知道從幾歲開始,我就被我爸天天用錢壓著向他低頭。錢在我的潛意識裡,變成了「被打壓」的同義詞,就算我的大腦再怎麼說「我愛錢我愛錢」,潛意識裡的力量,就是不會讓那些打壓我的東西出現在我的生命中。


這是當然的,誰會喜歡生活中出現打壓你的人事物?


我曾經氣到不想原諒我爸,我曾經不止一次恨恨的幻想著,等我存夠了錢,我也要怎麼樣怎麼樣的拿錢來打壓別人。我曾經以為有一天,我真的會扔下大把鈔票之後,和我爸再無瓜葛;可是我又會很矛盾的想著「哼!你們休想從我這裡拿到任何一毛錢」!


最近我的金錢傷口再度的浮現出來,於是我把情緒療癒,全都用在自己身上。


不受他人打擾的時刻,我讓自己一次又一次的,活生生的回去那些被打壓的記憶裡。我淚眼模糊的又哭又叫,我接受發生在我身上的一切,我釋放掉那些情緒能量,然後下定決心原諒我爸、也原諒我自己。


今天在沒有太陽的天空下騎摩托車時,不知不覺的,流進我腦袋裡的畫面是「我正拿錢給爸爸,而且給得心甘情願」。我嚇一跳!然後又讓自己重新體驗一次「拿錢給爸爸」有什麼感覺?


結果……不恨了,不氣了,我覺得錢給我爸的時候,我還蠻幸福的。(其實我有點錯愕,覺得「怎麼那麼快」?)


在情緒深層療癒的最後一兩次,我能感覺得到我爸一輩子也被錢打壓的無奈,還有害怕沒有錢的軟弱。他對自己的人生(特別是金錢的部分)有那麼多的不滿跟遺憾,他多麼希望他的兒女可以幫他滿足那些遺憾,他多麼希望我們做些什麼,填補他對錢的不安全感。


有一次他又叫我去修教育學程學分班,然後說某某的女兒在高中輔導室工作、某某的兒子當了公務員時,我對我爸說:「你是不是覺得沒有穩定的收入很沒安全感啊?還是你覺得我沒有一個頭銜可以讓你跟別人介紹,你覺得很困擾?」


我爸很快的說:


「頭銜是什麼不重要,重要的是人真的要有存款跟穩定的收入,以後才不會吃苦啊!我一輩子都當業務員,要賺人家一分錢,要受多少窩囊氣,你看當老師多好,連罵學生都有錢可以領(他對教師這個職業一直有這種幻想),而且公立學校的老師就是公務員了,你一輩子都不會沒薪水。」


我不想在這時候做下「原來我爸都是因為愛我所以才逼我」云云的結論,那太假了。我爸只是一個普通人,我也是。然後他接著說等我有穩定的收入之後,每個月就可以穩定的給他多少錢。


我爸對於「我的小孩有鐵飯碗」和「我的小孩會用錢來感謝我」這兩個願望,也許永遠都不會改變。他還是會持續的一直叨念要我去教書、要我弟進入大型上市上櫃公司、一直想要替我跟我弟「挑ㄤ揀某」(挑選結婚對象),他也還是會一直跟我結帳,再結個30年。


可是我跟我弟都願意包容我爸這麼做,因為我們看得見這個舉動的背後,我爸有他的人生功課,有他需要超越跟相信的生命課題。這些不是我們能替他做的,我們能做的,就是盡力的向他示範「做自己會快樂的事、沿著自己的天命而行,宇宙就會照顧你、支持你」。


然後是,老爸,我一直都愛你,以後也一樣,愛你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T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