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(工具邦 技術提供)

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
(這裡只有摘要)
閱讀全文 ➜ 情緒的逃生梯-吃


念中文系的時候,忘記在哪裡看過這樣的一段話,大意是說中國文學凡是講到吃,總是最快樂最歡愉的橋段,因為「吃」象徵的是一種豐足而飽漲的情緒,彷彿只要能吃,那些天災啊戰亂人禍,都遙遠的像一場夢。這樣的特質,似乎深深的寫在我的基因裡,當我情緒不高昂的時候,我就想吃,當我情緒低落時,更想吃。吃,就像是建築物外面的防火逃生梯,讓我能從負面情緒的濃煙烈焰中,安然的脫身。


我用吃從情緒中逃生的資歷大約有10年之久,並沒有把自己累積成一個胖子,是因為我吃得份量不多,卻吃得非常不健康。24、25歲左右時,過著「午餐吃炸雞,晚餐吃鹽酥雞」的生活,毫不覺得自己的生活有什麼不對;連著兩天吃「吃到飽」,更是家常便飯。平常不喝水,喝很多很多的手搖飲料,那時候一個人住在南部,花費很低,幾十塊錢可以買兩大杯的綠茶或清茶或烏龍,在家沖即溶飲料來喝,就是白開水從不入口。


心情很不好的時候,就會去吃一餐「在我心中十分難得的美食」,大部分是日式料理,騎30公里的摩托車去吃生魚握壽司、喝味噌湯,吃完心情就會變好。炎熱的夏天,騎車經過便利商店時,買兩瓶啤酒回家一口氣灌完,頭昏腦脹的一個人在屋子裡唱歌跳舞,跌倒以後傻笑著洗個澡,酒退了彷彿世界會變得開闊一點。


後來我才知道,用吃來逃避情緒,把注意力轉移到「吃」上面,也是一種成癮。已經有一、兩年的時間,我不再需要用吃來發洩,直到兩週前的某一天,因為疲倦,我的大腦不知不覺的又走上了老路,明明不餓,卻一直盤算著「等一下去吃個什麼好?在哪一個捷運站特地下車去吃吧?還是繞個路,走去哪裡吃飽再回家?」念頭轉來轉去,忽然像腦袋裡有燈被扭亮一樣,「啪」的一下我忽然清醒,大我跳出來,問正在盤算東盤算西的小我:「妳要吃,是真的餓了需要吃,還是因為想從吃中得到什麼,或是丟掉什麼?


小我倏的沈默,藏在「我等一下要吃什麼」布幕後面的答案,才揭開來,其實我只是教課教了一天,心情好累,好想要用吃來安慰自己一下。即使我一點也不餓,我仍然渴求著用吃來振奮自己。我希望有點什麼別的發生,讓我可以逃避「好累」的心情。


我只是想要有好心情,但經過我的大腦轉譯,我最後卻只察覺到「吃」,如果吃不能幫助我心情變好,是不是就本末倒置了?如果不用吃也可以讓心情變好,是不是我就不需要吃完還有罪惡感?醒悟這一點之後,就像挖出了一個情緒的老陷阱一樣,每當我明明不餓,腦中卻出現「好想吃點什麼」的念頭時,我馬上能點亮腦袋裡的燈,察覺「在吃後面,藏了什麼我不想面對的情緒?」然後,直接解決那份情緒,把問題連根拔起。


這幾天忽然被其他瑜珈老師說了一句「妳最近在幹嘛?太瘦了吧!」其實,我只是從某個讓我跌進去10年的陷阱中爬出來而已。我不將這個陷阱稱為「小我陷阱」,是因為我知道小我並不是要害我,他只是用了他覺得對我最好的方法,幫助我,不要直接的去接觸那些負面情緒。


現在的我已經長大、有能力了,不需要再用吃逃避,當我放下小我,我也成功的放下了我的體重。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T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